關於部落格
  • 12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曉光之歌】【8月活動(2015年)】3. 自由課題什麼的--要做什麼好呢?(菲尼克斯)


  妮婭收到下面這份來自菲尼克斯的自由課題實驗報告。


**********


 實驗名稱:
  森都之森林某泉水中死去的微生物大量釋放出的荷爾蒙干擾素對男性影響

 實驗動機:
  本實驗之動機出于某男性誤飲用森都之森林內某泉水後產生女性化現象。

 實驗目的:
  研究該名男性在女性化期間的變化。

 實驗材料與設備:
  森都之森林內某泉水、男性一枚。

 實驗紀錄:
  第一日:
   喝下水後不到三十分中即有腹痛現象,估計是生殖器官由男變女的關係。
   一小時可達80%女體化,約莫兩小時即可女體化發展完全。
   雖然外觀是女人,但思想與性向方面,和原為男性時差異不大。
  第二日:
   性格似乎變得比較…膽小?
   對原為男性時所害怕的事物,在女性化後變得更加恐懼。
  第三日:
   性向方面,對其他女性的興趣似乎減少?
   情緒不穩起伏大,是為女性荷爾蒙開始減少之更年期現象?
  第四日:
   鬱鬱寡歡,無活力。
  第五日:
   臉有些紅,是為更年期熱潮紅現象??
  第六日:
   性向改變?喜歡男性??
   個性漸恢復開朗,情緒也較穩定,更年期已過?逐漸將轉變回男性?
  第七日:
   與第一日由男變女時一樣有腹痛現象,估計是生殖器官由女變回男的關係。
   外觀、思想與性向皆恢復為原先男性時狀態。

 實驗結果:
   森都之森林某泉水中死去的微生物大量釋放出的荷爾蒙干擾素對男性的身心皆有顯著影響,但確切影響尚不明。
   經過七天代謝後,女性化的身心皆還原為男性,無顯示代謝後產生任何負作用。

 實驗心得感想:
   不要隨便吃喝來路不明的食物飲水。


**********



  「真好奇這個被實驗的男性是誰呢??」妮婭看完笑著將報告收起來。



………
……



  七日前──

  菲尼克斯與夥伴幻夢3000又去各處尋找做面膜的材料,這次去的是森都賽席拉爾。

  森都賽席拉爾是個被森林包圍的城市,居民非常愛護大自然,因此自然資產相當富饒,擁有許多珍貴的天然材料,相信此行能找到很棒的天然材料回去。
  由於森林裡樹木眾多,各各高聳入天,連陽光都難已射入森林深處。交通工具只能走在森林外特別開通的主要幹道上,不方便進出森林,因此菲尼克斯將幻夢3000停在主要幹道上,獨自進入森林。

  菲尼克斯採集了泉水、蘚苔、菇類、昆蟲……等各式奇特的樣本裝入採集箱,打算帶回去研究功效。可是當要回去時才發現找不到回頭路,就算呼叫夥伴幻夢3000,幻夢3000也無法開進大樹林立的森林深處接菲尼克斯。

  這問題並沒有困擾菲尼克斯太久,因為在菲尼克斯面前出現一隻兔子。
  『即使出不去也可以靠野外求生撐到讓我找到路。』於是菲尼克斯往兔子追去。

  兔子警覺到菲尼克斯,拔腿就跑,菲尼克斯緊追不捨,就在快要抓到兔子的時候,突然出現一位戴著眼鏡的女生,兔子馬上躲到女生後面。

  女生渾身散發著陽光氣息,身邊除了剛剛的兔子,還跟著一群小動物。

  「請問你就是菲尼克斯嗎?」女生推一下眼鏡,盯著菲尼克斯問。

  「是。」

  「森林外面那台幻夢3000是你的嗎?」女生又問。

  「沒錯。」

  「很好,隨意亂停車,我要開你罰單。」

  「诶!??」

  「噗,騙你的啦!瞧你嚇的咧!」女生笑著說,「你好,我是妮婭,目前在森都擔任教師,不是警察啦。」

  「妳好,我是菲尼克斯。」

  「是森林外那台幻夢3000拜託我進來找菲尼克斯,」妮婭邊說邊忍不住偷笑,「他說菲尼克斯一定會找不到出森林的路。」

  「他説的沒錯,我找不到路。妳可以帶我去找幻夢3000嗎?」

  「沒問題,跟我來吧!」說完,妮婭充滿活力往前跑,小動物們也跟著妮婭一起跑。

  菲尼克斯跟著妮婭與小動物們跑呀跑的,終於看到幻夢3000漸漸映入眼簾,又是感人的相會。

  「夥伴!」

  「菲尼克斯!」

  「夥伴!!」

  「菲尼克斯!!」

  感人的相會很快結束,菲尼克斯向女生道謝。「這次多虧妳的幫助,讓我能和夥伴相聚。」

  「沒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
  妮婭看到菲尼克斯手上的採集箱,好奇的問「菲尼克斯是來做研究的嗎?」

  「是啊。」

  「我的學生在暑假都會做自由課題,依個人喜好進行生物觀察、魔法實驗、物理研究等課題!菲尼克斯也可以試試做自己的自由課題!」

  「噢,雖然我不是妳的學生,但研究我平時都有在做……這樣吧,若遇到有趣的研究再特別通知妳。」

  「祝菲尼克斯早日找到有趣的研究,我很期待。」妮婭笑著說,「如果沒其它事,我還要跟這些小可愛運動,先掰啦~」說完,妮婭與小動物繼續在森林裡跑跑跑。

  「掰掰啦~」菲尼克斯和幻夢3000一起向妮婭告別。


  菲尼克斯和幻夢3000離開森都的森林,帶著採集的樣本回到水都家中,將樣本一一分門別類保存,一些拿去培養研究生態,一些拿來準備待會實驗用。

  『叮咚~』門鈴響起,菲尼克斯放下手邊的工作去開門,原來是水都都長凡爾赫辛來訪。

  「菲尼克斯先生,有事想找你談談,請問能撥空聊一下嗎?」

  「什麼事?」

  『鈴~鈴~』此時電話聲也響起,菲尼克斯只好先請凡爾赫辛進屋,自己去接電話。

  「請問是菲尼克斯先生嗎?」電話那頭傳來水都都長助手芬妮的聲音。

  「是的。」

  「你好,我是芬妮,請問我爸爸凡爾赫辛有去你那嗎?」

  「剛來不久,妳要找他嗎?」

  「不,我只是問一下,確定爸爸沒藉故偷跑出去亂搭訕。對了,請不要告訴他我有打這通電話。那麼沒其他事了,再見。」

  「再見。」


  當菲尼克斯先生講電話時,凡爾赫辛無聊在屋內閒逛,眼睛瞄到桌上有一瓶水,瓶外標籤寫著『森都森林之泉水』。
  『這是…森都的泉水啊……森都一向都很注重大自然,泉水想必純淨天然,無受到工業污染。菲尼克斯竟然把這種好東西藏在實驗室裡,不給他偷喝一點真是對不起自己。』趁著菲尼克斯還忙著講電話,凡爾赫辛打開瓶子喝下一大口的泉水。

  「果然和水都的水味道不同,森都之泉水多了股自然的甘甜,還會回甘,真是水中極品。」難得喝到如此天然的水,凡爾赫辛讚不絕口。


  講完電話的菲尼克斯,回頭看到凡爾赫辛手上正拿著剛剛從森都森林取回的泉水。
  「你在做什麼?」

  「!?」
  聽到菲尼克斯的聲音,凡爾赫辛一慌,手中的瓶子不小心掉到地上,水從破碎的瓶子散流一地。

  「啊~那是我冒著迷路的風險取回的水!」菲尼克斯看著地上灑了一灘水覺得可惜。

  「抱歉,菲尼克斯先生,我只是口渴想喝個水,一不小心就……」

  「算了,沒關係,幸好你還沒喝到,這不是拿來喝的,是做研究要用的。」

  「呃……」凡爾赫辛有些支吾。

  看凡爾赫辛的樣子,菲尼克斯覺得怪怪的。
  「難道你已經喝了?」

  「…一點點啦……」凡爾赫辛小聲說。

  「這種沒經過淨水處理的水應該不能直接喝吧!?」

  「沒問題的啦,森都沒受到環境污染,無有毒物質與重金屬,純天然的尚好。」

  既然凡爾赫辛都這麼說,菲尼克斯也就不多說什麼,反正喝的人是凡爾赫辛。

  可這時,凡爾赫辛突然臉色一陣白,雙手抱著肚子,「啊…好難過……」

  「該不會吃壞肚子了吧!?還能走嗎?帶你去廁所。」
  菲尼克斯見狀,扶著半彎著腰的凡爾赫辛去廁所。

  趁凡爾赫辛在上廁所的時候,菲尼克斯回實驗室清理剛才被凡爾赫辛製造的水難現場。

  「啊啊啊啊啊──!!??」

  水難現場還沒清完,廁所又傳來凡爾赫辛的尖叫聲,菲尼克斯只好又放下清理工作去廁所看看究竟怎麼一回事。

  「嗚…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廁所內的凡爾赫辛顯得不知所措。

  「怎麼了?馬桶塞住滿出來了嗎?」菲尼克斯在廁所外敲一敲廁所的門。

  「不是啦……」

  「你在裡面到底怎麼了?」

  「好像被我沖掉了……怎麼辦?」

  「你沖了什麼到馬桶裡?」

  「那個…那個…就"那個"啊!」凡爾赫辛有些說不出口。

  「到底是哪個?開門讓我看看。」菲尼克斯聽不懂凡爾赫辛在說什麼。

  「確定要看?」

  「看了才能想辦法解決,所以快開門!」

  凡爾赫辛慢慢將門打開,菲尼克斯進去看,馬桶並沒有塞住。

  「還好嘛,馬桶很正常啊!」

  「不是馬桶的問題,是我的"那個"……」
  凡爾赫辛給菲尼克斯看"那裡"。

  「咦???」菲尼克斯看了感到驚訝。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掉的,我按了沖水後才發現"那個"不見了!會不會掉到馬桶裡被沖走了?現在該怎麼辦阿我?」

  「等等,先別激動,冷靜下來。」菲尼克斯安撫凡爾赫辛的情緒,仔細再看看,凡爾赫辛似乎不止"那個"不見的問題,胸部好像也脹起來。「我想你可能正在變態……」

  「變態……?」

  「你正由男人轉變為女人。」

  「變性?」

  「隨你怎麼說,總之你現在是個女人。」菲尼克斯注視著凡爾赫辛說,「不覺得你連聲音也變細了嗎?」

  「怎麼會?只是喝個水,以為頂多拉拉肚子,沒想到卻……」凡爾赫辛摀著嘴,有些無法接受。

  「別擔心,我先將殘留的泉水拿去化驗,總會有辦法解決的。」菲尼克斯安慰愈來愈像女人的凡爾赫辛。

  泉水化驗的結果出爐,菲尼克斯向凡爾赫辛說明化驗結果。
  「這水本身沒問題…只是水中存在某種微生物,這種微生物在流動的活水中是無害的,不過在不流動的死水中,這種微生物會快速死亡,死去的微生物會大量釋放出某種荷爾蒙干擾素……你因為喝了這種水,導致體內荷爾蒙發生遽變,才產生女體化現象。」

  「難道我……永遠都要這樣過下半輩子了?」

  「這倒不需煩惱,那種荷爾蒙干擾素是水溶性的,只要多喝白開水讓身體排毒,大約一星期左右應該可以恢復。」

  「所以這一星期我都得是女人的形態嗎?」凡爾赫辛皺眉看著實驗室玻璃門上映照出的女體化凡爾赫辛。

  「是呀,很棒不是嗎?」菲尼克斯靠向凡爾赫辛,手搭在凡爾赫辛肩上低語,「用女人的姿態打進女人的圈子應該比你用男凡爾赫辛的身份還容易。況且你是凡爾赫辛這件事,只有我知道,你女兒不知道你是她爸爸,你也就不必被監視,可以自由地跟女人在一起啦!」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很不錯。」原本還很沮喪的凡爾赫辛,聽菲尼克斯這麼說,心情緩和不少。

  『叮咚~叮咚~』門鈴又響起,凡爾赫辛連忙躲到菲尼克斯房裡,菲尼克斯才去應門。來者是水都都長凡爾赫辛的女兒,也是水都都長助手芬妮。

  「菲尼克斯先生,抱歉來打擾您,請問我爸爸凡爾赫辛還在這裡嗎?」芬妮左顧右盼地尋找凡爾赫辛的影子。

  「你爸爸嗎?他剛離開不久,你來的時候沒遇到他嗎?」

  「沒遇到呢。」

  「真奇怪?還是你們在叉路錯開了?」

  「不可能,我偷偷在爸爸的衣服內裡放追蹤器,顯示爸爸還在這裡。」

  躲在房間裡的凡爾赫辛聽到芬妮這麼說,著實嚇了一跳。
  『難怪芬妮總是輕易知道我在哪兒……』

  「是菲尼克斯先生將爸爸藏起來?」芬妮開始對菲尼克斯起疑。

  「哈哈,我幹麻要把都長藏起來?」菲尼克斯把芬妮的懷疑當成開玩笑般,「所以妳才老是讓都長穿那套破破爛爛的衣服?不過,在衣服內裡裝追蹤器?也太費工了吧!」

  「有什麼辦法?誰叫爸爸總是闖禍,不看緊點不行。」芬妮繼續在菲尼克斯屋中依著機器發出的信號找尋。

  「當這種爸爸的女兒真辛苦。」

  「可不是嗎?」

  『有這種女兒,當爸爸的也很辛苦啊!』凡爾赫辛聽到芬妮與菲尼克斯的對話,心中有所感慨。

  「有了!」芬妮來到凡爾赫辛躲藏的房間外,「訊號顯示爸爸就在這裡。」說完,芬妮伸手要打開房門。

  菲尼克斯立刻擋下芬妮的手。

  「菲尼克斯先生?」菲尼克斯的舉動讓芬妮更加懷疑凡爾赫辛就在房裡,「沒錯吧?爸爸果然在這──」芬妮不顧菲尼克斯的阻止,開了門直接闖入。

  窗戶邊,佇立著凡爾赫辛的背影。

  芬妮走上前去拉那人的手並開叫那人「老爸!」

  「啊……」背影轉過身來,竟然是個女人,並發出柔細的說話聲。

  「不是爸爸?妳…是誰?」芬妮對眼前的人充滿疑惑。

  菲尼克斯看著眼前女體化的凡爾赫辛心中暗自感到驚訝,才一會不見,凡爾赫辛比剛才更像個女人了。

  「既然被妳發現了,就告訴妳吧!可別太驚訝,其實她就是妳爸爸……」菲尼克斯一臉正經緩緩道來,「……的姊姊。」

  「什麼?」

  「也就是說,她是你的姑姑啦!」菲尼克斯笑著對芬妮說,「怎樣?有沒有被嚇到?」

  『我都要被你嚇死啦~』聽菲尼克斯這麼說話,一旁的凡爾赫辛比芬妮還緊張,不過還是硬擠出笑臉對芬妮示好,「沒錯,我是妳爸爸的姊姊,也就是妳的姑姑-凡爾赫庚,妳就是芬妮吧!常聽妳爸爸提起。」

  「凡爾赫…庚?姑姑看起來的確是有點像爸爸,怎麼我從來都沒聽爸爸提起過姑姑的事?」芬妮帶著些許困惑看著眼前的女人,「還有,為什麼凡爾赫庚姑姑要穿爸爸的衣服?」

  「妳姑姑想學一些美容保養,所以都長帶她來我這住幾天。臨時都長卻接到通知說要去外地開秘密會議,一星期後才會回來。我看都長穿太破爛怕會讓別人印象不好,於是先借西裝給都長穿去開會。妳姑姑只是想體驗一下當都長的感覺,才借穿一下都長的衣服。」菲尼克斯劈哩啪啦講一堆,試圖降低芬妮的疑惑。

  「秘密會議?我沒聽說有要開秘密會議啊?」芬妮回想行程表上並無秘密會議這個項目。

  「就說是秘密會議啊,要是每個人都知道就不秘密了。」菲尼克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芬妮覺得姑姑這樣穿有像爸爸那麼帥嗎?」凡爾赫"庚"特地擺出一些帥氣動作給芬妮看。

  「像姑姑如此漂亮的女性,當然不可能像爸爸那麼帥。」

  「呵呵…說的也是……」凡爾赫"庚"對於芬妮沒認出自己就是凡爾赫辛,感到慶幸卻也有些失落。

  「既然爸爸去外地開秘密會議不在這裡,那我也該回去處理政務。對不起,打擾了。」芬妮走出房間,來到屋子大門口,準備離開菲尼克斯的家。

  「放心吧,如果再遇到都長我會通知妳的,慢走。」菲尼克斯替芬妮開門,目送芬妮離開。

  芬妮離去後,在屋內的凡爾赫辛從窗戶眺望,確定芬妮是真的離開才放心。


  送走芬妮後,菲尼克斯回房處理凡爾赫辛的事。
  「看來連芬妮都沒認出你就是她爸爸呢!」

  「就是說啊…現在的我真的那麼像女人嗎?」凡爾赫辛低頭看著自己女性的軀體。

  「借你我的衣服,先把身上那套破爛服裝換下吧!」菲尼克斯從衣櫥裡拿出一些衣物給凡爾赫辛,「雖然這些也是男用的,但至少沒有追蹤器。」

  凡爾赫辛脫掉原本的服裝,看見婀娜曲線,感覺有些虛幻,用手觸摸,卻又是真實的柔軟。過去所追求的一切,如今發生在自己身上,該喜還是憂呢?

  「怎麼了?脫掉衣服後開始發愣?」

  「吶…菲尼克斯…現在的我…很奇怪嗎?」

  菲尼克斯看了看裸身的凡爾赫辛,幾秒後說,「就世俗的眼光來看算美吧!」

  「如果這是別的女人的身體我也會覺得美,可是這卻是我的身體……」

  「事情發生就發生,只要當自己真的是女人就行了。別想太多,把衣服穿上吧!」菲尼克斯將衣服披在凡爾赫辛身上。

  凡爾赫辛穿上菲尼克斯的襯衫,不過沒把胸前的釦子扣上,因為扣起來胸口會很憋。

  菲尼克斯見凡爾赫辛穿上衣服後還在鏡子前流連許久,笑著說,「穿好就好了,還在鏡子那照什麼?」

  「這是我用我的寶貝換來的新寶貝,當然要好好照顧。」凡爾赫辛照鏡子調整胸部的溝線,「唉~當個胸大的女人還真是困擾啊!」

  「如果弄好了,跟我一起出門吧!」菲尼克斯邊說邊整理一個放了許多瓶瓶罐罐的箱子。

  「出門?要去哪?」

  「去有女人,走吧!」

  聽到是去有女人的地方,凡爾赫辛很快就準備好出門。


  菲尼克斯帶著箱子和凡爾赫辛,乘著幻夢3000來到Le Papillon。

  Le Papillon是位在水都里瓦辛的一家女僕咖啡廳,店裡的服務生清一色都是女僕裝扮。

  「嘿,沒想到菲尼克斯先生也會來這種地方把妹。」凡爾赫辛勾著菲尼克斯的肩小聲說。

  「是工作,不是把妹。」菲尼克斯悄悄對凡爾赫辛說,「記住你現在是女人,不要用男人那套去搭訕女人。」

  「是小菲老師!」
  「姊妹們,小菲老師來了!」

  店裡的女僕們對菲尼克斯似乎不怎麼陌生,有位小女僕帶領菲尼克斯與凡爾赫辛來到店裡一個隱密的小房間,那是凡爾赫辛過去來Le Papillon這麼多次也沒來過的地方。小房間裡有簡單的桌椅,菲尼克斯與凡爾赫辛找個位置坐下,隨後又有其他女僕陸續送上茶水點心。

  「跟各位說一下,我旁邊這位是新來的實習助手。」菲尼克斯向女僕們介紹身邊跟著一起來的女人。

  「嗨~大家好,我是凡爾赫庚。」凡爾赫辛用先前在芬妮面前亂掰的名字介紹自己。

  「原來這位女士是新來的實習助手,剛剛還以為是小菲老師的女朋友呢。」小女僕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菲尼克斯先生的女朋友?我嗎?哈…怎麼可能?」凡爾赫辛對於這位小女僕的臆測感到好笑,「讓這位可愛的小女僕來當我的女朋友還差不多。」凡爾赫辛順勢對小女僕使出壁咚。

  「咦??」突然被女人莫名其妙壁咚,小女僕一臉錯愕。

  「呃…開玩笑的啦,呵……」凡爾赫辛想起自己現在是女人,趕緊離開牆壁。

  「好了,我們開始吧!這次先來介紹這款煥膚精華露……」菲尼克斯從箱子裡拿出幾個不同的瓶罐,並開始講解各項產品效能與使用方式。

  身為實習助手的凡爾赫辛,理所當然地被當作試用對象,半邊臉被菲尼克斯不知道用什麼塗塗又抹抹,還被女僕們近距離圍住盯著看或被摸。雖然能與女僕們這麼親近很不錯,但或許這並不是凡爾赫辛所想要的近距離接觸,以至於不如過去與女人在一起那般興奮。

  接下來陸陸續續有其他女僕進出,仔細看女僕們人人手上都有菲尼克斯的產品,菲尼克斯帶來的箱子裡產品也所剩無幾。

  「如果各位已經沒有問題要諮詢,今天就到此結束吧!」菲尼克斯收拾好,便和凡爾赫辛搭幻夢3000離開Le Papillon。

  「我覺得今天好像看到女僕們的另一面,之前她們不是這樣的。」在車上凡爾赫辛與菲尼克斯聊起店裡的女僕們,「之前我再怎樣想要親近,她們都會自動保持距離,可是今天看到她們對同樣身為男性的菲尼克斯先生非常熱絡,態度完全不一樣。是因為都長的光環讓我與她們疏遠?羨慕做醫美生技的菲尼克斯先生啊!」

  「應該是因為你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又愛搭訕的個性,讓大家誤把你和色狼劃上等號的關係吧!」

  「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又愛搭訕怎麼會是色狼?」凡爾赫辛一臉無辜,「大家不都是這樣的嗎?只差在有沒有說出來罷了。」

  「不然有沒有考慮轉行?」

  「當然不,我不會為了要和女人更親近就轉行,更不會因此而想永遠變成女人。」

  幻夢3000駛過一家女性服飾店,玻璃櫥窗展示的一套粉色可愛小洋裝吸引凡爾赫辛的目光。

  「啊那個…可以去那家賣衣服的店看一下嗎?」凡爾赫辛興奮地指著那家女性服飾店。

  於是菲尼克斯和凡爾赫辛來到女性服飾店,店裡陳列各式風格女裝,凡爾赫辛沒多逛,直接來到玻璃櫥窗,請店員拿展示的那款粉色可愛小洋裝試穿。

  「妹妹真有眼光,這套小洋裝妹妹穿起來剛剛好。」店員對穿上粉色可愛小洋裝的凡爾赫辛稱讚有加。

  「那邊那套也試穿看看吧!」菲尼克斯指著另一款白色典雅小禮服。

  凡爾赫辛又換上菲尼克斯說的另一款白色典雅小禮服,店員對換上白色典雅小禮服的凡爾赫辛又是連聲讚美。

  「哇~妹妹怎麼穿都好看耶,真是天生的衣架子!」

  「那這兩套都包起來吧!」菲尼克斯對店員說。

  凡爾赫辛聽到菲尼克斯的話,想到自己負債一堆,偷偷把菲尼克斯拉到旁邊小聲說,「可是我沒什麼錢耶……」

  「我可以替你付錢,當作是實習助手的獎勵。」說完,菲尼克斯拿卡給店員刷。

  店員將包好的商品與卡交給菲尼克斯,隨口說,「陪女朋友逛街買衣服,這位妹妹的男朋友真體貼。」

  『怎麼又被誤會我和菲尼克斯是男女朋友!?』凡爾赫辛連忙解釋,「不是啦,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隔天早晨梳洗完畢,凡爾赫辛迫不及待把昨天自己挑的粉色可愛小洋裝拿出來穿,在鏡子前賣萌,擺出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動作給自己看。

  「怎麼樣?用我男人的眼光擺的這個動作,應該可以擄獲男人的心吧!」凡爾赫辛對菲尼克斯使出水汪汪大眼配上微張的雙唇,將手擺在雙頰旁做出可愛的動作。

  「我知道這個動作,」菲尼克斯信心滿滿,大聲說,「這是梵谷的名作──吶喊!」

  「不是,差很多好嗎?」凡爾赫辛收起動作,白了一眼。

  「明明差不多啊……」菲尼克斯兩手一攤,「算了,今天也會陪我去吧!像昨天那樣……」

  「像昨天那樣?也是去女僕咖啡廳Le Papillon賣東西嗎?」

  「一樣是賣東西,但不是去昨天那裡。」菲尼克斯故作神秘,附在凡爾赫辛耳邊說,「這次的對象,和昨天的完全不一樣呦~」

  『昨天是女僕,今天會是什麼?護士嗎?還是教師?或是……』凡爾赫辛腦中頓時浮現許多美麗的畫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凡爾赫辛又跟著菲尼克斯一起搭上幻夢3000。

  兩人乘著幻夢3000來到森都的兔女郎酒吧Bunny Pub,在店外凡爾赫辛臉上便已藏不住內心的喜悅,『果然和昨天的女僕很不一樣吶…呵呵……』

  這時Bunny Pub的店主安德親自從店裡出來迎接,「歡迎小菲老師前來,旁邊這位是助手吧!來來來,這邊請。」

  安德並非直接帶兩人從正門入店,而是走店外另一條小徑,來到森都海邊的另一家店,招牌上寫著『海之家』。

  『森都也有海之家?我只記得水都海邊有一家普拉經營的海之家,裡面的女僕都穿泳裝……等等,難道在森都安德開的海之家,是穿泳裝的兔女郎??』凡爾赫辛內心不斷竊喜,覺得今天這趟真是來對了。

  安德帶領兩人走一旁小門進入店裡的員工休息室,「說真的,這家店的員工都不太懂得如何保養,還請小菲老師好好指導這些店員。」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

  「好的。」安德拍了拍手,數個兔耳裝扮的員工隨即進入員工休息室,「那麼這裡就有勞小菲老師了。」見員工都到齊後,安德便先離開了。

  凡爾赫辛看著眼前一字排開的兔耳員工,心底有種千言萬語想破口而出的感覺,原本臉上洋溢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凡爾赫辛暗地裡用手推一下菲尼克斯,偷偷問,「那個…這次的對象,是指這些嗎?」

  「對呀,和昨天的完全不一樣吧!」菲尼克斯也悄悄回應凡爾赫辛。

  「是啊是啊,的確很不一樣,竟然全都是穿著泳褲的兔耳"男"~」凡爾赫辛有些悻悻然。

  「看在昨天幫你買衣服的份上……」

  「…知道啦~」凡爾赫辛把笑容掛回臉上,「大家好,我是凡爾赫庚,是小菲老師的可愛小助手哦!」

  「哈囉~各位把眼睛移過來,上課的本體是我,不是那位可愛小助手,大家的專注力不要放錯地方。來,開始上課!隨著時間流逝,無論男女皆會漸漸老化,因此,保養不是女人的專利,男人也需要保養,尤其是賣臉的行業,如何讓青春留久一點更顯得重要……」

  由於現在的凡爾赫辛是女兒身男兒心,明白男人喜歡什麼話題,所以很快就與這些兔耳男打成一遍,讓枯燥的保養教學充滿樂趣,這些平常沒在用保養品的兔耳男們也因此在上完教學後願意掏錢買菲尼克斯的產品。

  結束這次的工作,菲尼克斯與凡爾赫辛準備要離開森都海邊的海之家,在店門口,凡爾赫辛和店員們有說有笑。這和樂的景象恰巧被雪都加維的都廳助手瑪蓮娜撞見。

  「那個穿粉色小洋裝的女人是誰?為什麼兔兔們都圍繞在她身邊?」瑪蓮娜覺得疑惑,就算自己搔首弄姿挑逗男性,也沒那麼受歡迎。

  好奇心驅使瑪蓮娜上前,其中一位兔耳男看見瑪蓮娜這位熟客,立刻過去招呼,「親愛的瑪蓮娜小姐,歡迎光臨海之家。」兔耳男領著瑪蓮娜的手,來到瑪蓮娜經常坐的吧檯位置。「親愛的瑪蓮娜小姐,今天想要點些什麼嗎?」

  瑪蓮娜撥弄紅色的長髮,手指在對方胸口游移,故意靠近對方耳朵用氣音緩緩地說,「你知道的。」

  「乖乖小兔立刻為親愛的瑪蓮娜小姐親手調一杯玫瑰調酒。」兔耳男熟練地在吧檯調起酒。

  在等調酒的同時,瑪蓮娜順便向這位兔耳男打探穿粉色小洋裝的女人,「乖乖小兔,那邊那位客人是誰?我好像沒見過?」

  「親愛的瑪蓮娜小姐,那位不是客人,她是小菲老師的助手,叫凡爾赫庚。」

  「凡爾赫庚??和凡爾赫辛的名字有點像啊……」

  瑪蓮娜拿著乖乖小兔調製的粉紅色玫瑰調酒,走到凡爾赫庚旁。
  「嗨,凡爾赫庚小姐!」瑪蓮娜面露笑容,向凡爾赫庚熱情打招呼。

  『瑪、瑪蓮娜小姐…!?』凡爾赫辛對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即使現在自己是女兒身的凡爾赫庚,對瑪蓮娜的恐懼依然如故。
  「妳好…」凡爾赫庚努力從空白的頭腦與嘴巴裡擠出字來。

  「呵,凡爾赫庚小姐還真是意外的害羞吶!妳好,我是瑪蓮娜。」相較於凡爾赫庚,瑪蓮娜顯得熱情自信。

  「媽呀~果真是瑪蓮娜……不,我是說,瑪蓮娜小姐妳好。」凡爾赫庚閃避瑪蓮娜的目光不敢與之對看,害怕的乾笑著。

  「近看凡爾赫庚小姐覺得好像有點面熟啊…連名字也……」瑪蓮娜愈說愈往凡爾赫庚靠近,近到連一個拳頭的距離都不到。

  凡爾赫庚嚇到呼吸靜止不知所措在原地呆住,突然一股強而有力的手把凡爾赫庚從瑪蓮娜身邊拉開。

  「真有緣啊,我們又見面了。」菲尼克斯將凡爾赫庚拉過來摟著,與瑪蓮娜對話。

  「菲尼克斯是你!」瑪蓮娜一見菲尼克斯,面色略顯不悅。

  「大姊找我的助手有事嗎?要買保養品可以直接找我呦!」

  「哼,憑我天生麗質的外貌,哪需要用你那些東西。」瑪蓮娜沒好氣的回應菲尼克斯。

  「話別這麼說,大姊你仔細看,臉上的細紋是不是比上回見面時更多出幾條了?」菲尼克斯邊說邊拿出小鏡子照瑪蓮娜的臉。

  「哪、哪有,你亂說,我的臉上才沒有什麼紋勒!」瑪蓮娜生氣地推開小鏡子。

  「別隨便生氣啊,小心皺紋會加深喔!」菲尼克斯拿出一個小瓶子,塞到瑪蓮娜的手心裡,「光靠自信是無法維持美貌的,這個送妳,拿回去用看看。」隨後便帶著凡爾赫庚離開了海之家。

  兩人離開後,瑪蓮娜看了看手中的小瓶子,「這是…什麼東西啊?」

  「親愛的瑪蓮娜小姐,這個很好用哦!在網路上評價也很高呢!」乖乖小兔一眼就認出那瓶是什麼。

  「诶,真的嗎?」瑪蓮娜有點半信半疑,可是看別人都說很好用,就先默默收下來。


  返家途中,一向喜歡說話的凡爾赫辛卻異常沉默,撇著頭,任憑街景一幕幕從眼前滑過。

  「怎麼了?還在因為剛才的事心情不好?」菲尼克斯見凡爾赫辛一語不發,心想或許與方才發生的事有關。

  「……」

  「別在意那個女人,她又沒什麼好怕的。」菲尼克斯說的一派輕鬆。

  「…以前就覺得瑪蓮娜有點可怕,現在不知為何,覺得她比以前更可怕了。」

  「是嗎?我倒不覺得她有哪裡可怕。」菲尼克斯安慰著凡爾赫辛,「況且現在的你比她還要好看呢,隨便比都勝過她!」

  「真的嗎?」凡爾赫辛終於露出一點笑容。

  「是真的。不過如果她用了我剛剛給她的那一瓶,結果就很難說了。但是你放心,我給她的是舊產品,最近我又有研發出更好用的新產品,目前還沒在通路上大量販售,你就先拿去用吧!如果覺得好用可以直接跟我買,看在你負債的情況下,可以幫你打個折。」

  「诶,看在我負債的情況下,不能算我免費嗎?」

  「我又不是慈善家,總不能做賠本生意啊!我給你的折扣一定會比那女人多,這樣行了吧!?」

  「好嘛,不能算我太貴喔!」其實以後是否有錢購買,凡爾赫辛也不知道。


  第三天,凡爾赫辛高高興興換上先前菲尼克斯選的白色典雅小禮服等待菲尼克斯。雖然昨晚菲尼克斯有說過今天不必出去工作會待在實驗室裡,但凡爾赫辛卻沒想到菲尼克斯自從一早進入實驗室後忙到下午還在忙,連瞧一眼凡爾赫辛的時間都沒有。最後凡爾赫辛實在是受不了,硬是把菲尼克斯從實驗室裡拖出來,要菲尼克斯帶凡爾赫辛去女僕咖啡廳Le Papillon吃下午茶。

  「幹嘛沒事突然想吃什麼下午茶?」菲尼克斯被凡爾赫辛拖著走。

  「就是沒事才去吃下午茶呀!而且今天有下午茶套餐買一送一的活動,我們兩個人去剛剛好。」凡爾赫辛用可愛的笑臉對菲尼克斯說。

  「是嗎?我怎麼沒聽說?」

  兩人來到Le Papillon,店外完全沒有任何下午茶套餐買一送一的宣傳廣告,詢問店裡的女僕也說沒這活動。

  「沒有嗎?是我記錯了?」

  「你是太想看女僕才夢到這裡有買一送一的活動吧!?」菲尼克斯無奈說著。

  「啊哈哈,原來是夢嗎?」凡爾赫辛似乎不是很在意有沒有促銷活動,或許下午茶套餐買一送一,本就不是凡爾赫辛的目的。

  「算了,反正來都來了,就點個下午茶吃吧!」看到凡爾赫辛繼續一直用水亮的雙蒙眸注視著菲尼克斯,菲尼克斯只好又說,「知道啦~我請客!」

  兩人選在靠窗的角落坐下,菲尼克斯點了一杯Espresso和一份黑巧克力蛋糕,凡爾赫辛則點了一杯鴛鴦奶茶和一份法式焦糖燉蛋。

  凡爾赫辛的法式焦糖燉蛋已經吃一大半,菲尼克斯的黑巧克力蛋糕卻還剩一大塊。
  「菲尼克斯先生,你不吃黑巧克力蛋糕嗎?」凡爾赫辛看著黑巧克力蛋糕問。

  「如果你想要就給你吃吧!」菲尼克斯把黑巧克力蛋糕推到凡爾赫辛面前。

  「菲尼克斯先生不是因為喜歡黑巧克力蛋糕才點的嗎?」

  「我是隨便點的。」

  「黑巧克力蛋糕是隨便點的?…那我現在穿的這套白色典雅小禮服,也不是因為菲尼克斯先生喜歡看我穿才買的?」凡爾赫辛有些失落,低頭看著身上穿的白色典雅小禮服。

  「嗯,只是因為剛好在店裡看到就買了。」

  「難道菲尼克斯先生沒有特別喜歡東西嗎?」

  「不知道呢…或許沒有吧!?也可能有,只是不記得了……」

  凡爾赫辛低頭不語,像在思索些什麼,手無意識地反覆戳著黑巧克力蛋糕。突然一個沒注意,碰倒了杯子,鴛鴦奶茶從杯子裡灑出流到桌面,沿著桌邊滴落在凡爾赫辛穿著的白色典雅小禮服上。
  「哇啊啊…衣服…洗不掉怎麼辦?」凡爾赫辛連忙從椅子站起,但雪白的衣服還是沾上一大片污漬並持續擴散,凡爾赫辛看到急得都快哭了。

  「洗不掉就算了,反正過沒幾天你就會恢復,不用再穿這套衣服。」菲尼克斯很平靜地拿紙巾幫凡爾赫辛擦拭,只是衣服被飲料弄到而已,凡爾赫辛實在不需要那麼大驚小怪。

  「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喜歡,怎會明白我的心?菲尼克斯是大笨蛋!!」凡爾赫辛邊哭邊說,引來咖啡廳裡其他人側目。

  「怎麼了…?」菲尼克斯沒想到凡爾赫辛的反應會這麼大。

  凡爾赫辛甩下菲尼克斯獨自一人哭著跑出去,在街頭漫無目的逛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發這麼大脾氣?自從變成女人後,彷彿有許多事物也都跟著改變,就連自己的內心,也變得好陌生。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昨天被菲尼克斯摟在懷中溫暖的感覺依稀尚存,心跳聲與呼吸聲遮蔽了外界的喧囂,心中異樣的情愫就是那時產生的嗎?或者更早之前就…?

  腦子片混亂,凡爾赫辛不敢想太多。在心情慢慢冷靜下來後,凡爾赫辛忽然想到菲尼克斯被遺留在Le Papillon。回到Le Papillon,發現菲尼克斯果然還留在店裡。

  「你終於來接我了,要是再不來接我,我就要叫幻夢3000來接我囉。」菲尼克斯一如往常跟凡爾赫辛說話。

  「…菲尼克斯果真是大笨蛋!」
  凡爾赫辛看著眼前的菲尼克斯,菲尼克斯依舊是菲尼克斯,明明一點都沒變,但為何自己的心卻噗通噗通跳?

  「等等再去買件衣服吧!」

  「不必,回去了。」別過身,凡爾赫辛不想讓菲尼克斯看見自己紅咚咚發熱的臉。


  接下來兩天,菲尼克斯在實驗室裡忙,凡爾赫辛則經常發著呆。

  凡爾赫辛思索著,到底該不該把內心異樣的情感告訴菲尼克斯,抑或就這樣藏在心底?凡爾赫辛一生從未像現在這般困擾過。過往是男兒身時遇見心儀的女人總是很自然的表白,即使結局大多是被打槍也無妨。而現在雖是女兒身,但若要向女人示愛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可是為什麼偏偏是菲尼克斯?是個知道自己變身秘密的男人!彼此都知道雙方是男的,實在很難開口。唉~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少女心?真有夠複雜。

  菲尼克斯在等機器跑檢驗結果時,離開實驗室出來休息。
  「喂,最近怎麼老是在發呆?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哦!」
  非常喜歡說話的凡爾赫辛最近變得安靜許多,菲尼克斯特別關心一下。

  「沒什麼事啦……」凡爾赫辛懶洋洋的,眼神飄向別處。

  「這麼沒精神,是哪裡不舒服嗎?」菲尼克斯故意來到凡爾赫辛面前,與凡爾赫辛近距離對望。

  「唉呦~就跟你說沒事啊!」
  被這麼盯著看,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似乎會被一眼看穿。凡爾赫辛假裝若無其事地離開原地,閃避菲尼克斯的直視。

  「真的沒事嗎?」菲尼克斯雖覺得疑惑,但既然凡爾赫辛不想談,菲尼克斯便不打算追問。休息一下,又回實驗室繼續做實驗。


  『心被異樣的情感困住,是不是只要說出來就能解脫?』

  第六天清早,凡爾赫辛拿出先前被灑到飲料的白色典雅小禮服,雖然已經洗過了,但還是有淡淡的污痕殘留。凡爾赫辛換上帶著污痕的白色典雅小禮服,來到實驗室,發現菲尼克斯不在實驗室,最後在幻夢3000找到菲尼克斯。菲尼克斯倒在幻夢3000上睡覺,大概是用幻夢3000上的系統查資料查到睡著的吧。

  凡爾赫辛靜靜站在一旁,凝視睡著的菲尼克斯。那是個既不可愛又不漂亮,還像個笨蛋,一點都不特別的普通人。為什麼自己會被這種人吸引呢?真是莫名其妙。

  『有些想親口對他說的話,就趁這時候説吧!』

  凡爾赫辛輕輕地、小小聲地,把想對菲尼克斯說的話全都說了。菲尼克斯依舊沉睡著,看來昨晚一定累翻了。看著這樣的菲尼克斯,凡爾赫辛的嘴角突然笑了,但淚珠卻一滴滴滑落。『為什麼要哭呢?為什麼要哭呢?』凡爾赫辛邊用手拭淚邊自問,顯然這是沒有答案的。怕哭聲會吵醒菲尼克斯,凡爾赫辛匆匆離開。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凡爾赫辛又哭又笑的,覺得自己好像白癡,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再次醒來已是下午,菲尼克斯和幻夢3000都不在家。

  近傍晚時,菲尼克斯和幻夢3000回來。在早上哭泣過後,現在的凡爾赫辛又重拾往昔的開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輕鬆面對菲尼克斯。
  「啊──菲尼克斯先生去哪了?怎麼沒找我一起去?」

  「你終於醒了,看你在睡覺就沒叫醒你。」菲尼克斯掏出一只小布袋,「剛在市集看到有人在賣這個。」

  「這什麼?」接過小布袋並打開,凡爾赫辛從小布袋裡倒出幾粒深褐色不知名的豆子。

  「賣家說這是種了會長到天上的魔豆。」

  「魔豆?」凡爾赫辛撿起一粒豆子瞇著眼瞧,「魔豆是童話裡才有的吧?」

  「不種種看怎麼知道呢?」菲尼克斯笑著說,「明天一起種吧!」


  第七天早上,兩人一起去買了植栽所需的材料與工具回來,開始種植魔豆。

  「呼──沒想到種個豆子也這麼累,終於弄完了。」凡爾赫辛對著某個盆栽說,「凡爾赫庚你要乖乖長大哦!」

  「你已經幫他取好名字啦?」

  「沒錯,這株就叫凡爾赫庚。」凡爾赫辛拿便利貼寫上"凡爾赫庚",貼在花盆上,「要好好照顧他,不可以欺負他喔。」

  「呵,我幹麻欺負他啊?」

  「這樣吧,」凡爾赫辛又拿張便利貼寫上"菲尼克斯",貼到另一個花盆上,「如果要欺負就欺負這個!!」

  「喂喂喂……」

  「哈哈,開玩笑的,大家都要乖乖長大呦!」

  突然,凡爾赫辛覺得肚子一陣絞痛,想從地上站起來去廁所,但一站起來卻感到昏眩,眼前一片黑,走不到半步路就倒了。

  究竟倒了多久?不知道,只記得倒在溫暖的胸膛,伴隨著菲尼克斯的呼喚。

  意識逐漸恢復,凡爾赫辛迷迷糊糊睜開雙眼,自己正躺在床上,映入眼中的,是菲尼克斯近距離的大臉。

  「你你你你…你靠這麼近要做什麼???」凡爾赫辛連忙把菲尼克斯推開。

  「你恢復了。」菲尼克斯正經看著凡爾赫說。

  「什麼?」

  「沒發現嗎?你已經變回男的了。」

  聽菲尼克斯這麼說,凡爾赫辛才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是男人的聲音,再摸摸身體,女人的部份已經消失,恢復成原本男人的形態。
  「我…變回男人了?我變回男人了!?我變回男人了!!」凡爾赫辛高興地抱緊菲尼克斯。且現在就算抱緊菲尼克斯,心中對菲尼克斯異樣的情愫亦不再出現,令凡爾赫辛更是興奮大喊「哇~我真的變回男人啦!」

  「好好好,我知道你很高興,不過你最好快點換上原本的服裝吧!」菲尼克斯鎮定說,「我想你不會想讓你女兒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

  「爸爸你終於回來了,我來接你囉!」芬妮來到房門口,看到床上穿著女裝的凡爾赫辛抱著菲尼克斯。

  「不是的,女兒,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凡爾赫辛急忙把菲尼克斯往天花板扔,並在天花板掉落灰煙碎石的瞬間換回原本凡爾赫辛的男裝。

  「咦?菲尼克斯先生呢??」

  「菲尼克斯先生不在,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女兒妳一定是因為連續忙了一週水都事務才產生幻覺。走,我們回家去。」

  於是,凡爾赫辛與芬妮離開菲尼克斯的家,在這之後,凡爾赫辛依然是個隨便在路上直接搭訕可愛女孩子的男人。




曉光之歌
【曉光之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