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2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曉光之歌】【8月活動(2015年)】2. 夏日的試膽大會!(拉魯圖斯+夏侯凌+菲尼克斯)


圖︰君影 時雨+愛麗絲
文︰分界線


  傳聞水都里瓦辛有座廢棄實驗室,是三百年前由艾力克斯博士所建。

  艾力克斯博士有個孩子叫祥子,某日祥子生了不知名的怪病,艾力克斯博士遍尋各種方式都無法醫治孩子的病。
  正當陷入絕望之時,有個自稱是朋友的人,告訴艾力克斯博士或許有辦法可以救祥子。
  這位朋友在某荒廢許久的修道院裡找到一個精緻的盒子,裡面裝了一份機械設計圖,說明欄寫著:這是一個帶來希望的機器。當機器內666個空格裝滿666個靈魂時,就可以維持住另一個生命。

  艾力克斯博士照著設計圖將機器組裝起來,機器開始轟隆隆地運轉。
  靈魂得在剛死之時就要立即吸取,死太久的屍體,靈魂早已飄散無法吸取。

  起初艾力克斯博士是去各家醫院吸收剛死者的靈魂,但等待他人死亡實在太慢,且不願意捐贈靈魂的人和家屬非常多,連醫院也開始禁止這種行為發生。
  為了救孩子,艾力克斯博士用高薪聘雇許多研究員,沒人知道實驗室突然聘雇那麼多研究員要做什麼?但附近卻開始發生一連串的失蹤案件,許多人將矛頭指向艾力克斯博士的實驗室,但就算報警,警方也查不到任何線索而不了了之。附近居民議論紛紛,無人敢再靠近艾力克斯博士的實驗室。
  
  某個夜晚,附近居民看到艾力克斯博士的實驗室冒出奇妙的光芒,之後整個暗下,從此之後,再也無人由此進出。艾力克斯博士?祥子?研究員們?沒人知道他們的去向……





  在一個看不見月亮的黑夜裡,一位左眼戴著眼罩,手中拿著『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的科學家,來到水都里瓦辛一間廢棄的實驗室外。

  「原來阿緹雅拉的萌妹子喜歡來這種看起來陰森森的地方呀!哥哥想聽聽妹妹的尖叫聲呢,呵呵……」左眼戴著眼罩的科學家露出詭異的笑容。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仔細看實驗室的門沒有緊閉,而是微微開著一道縫。夜晚的廢棄實驗室看起來格外恐怖,但"萌妹子"三個字讓這位科學家心中充滿光明,毫無畏懼地伸手將大門推開。

  正要打開時,門的另一頭出現一個力量想要將門關上。
  「是哪個萌妹子在跟哥哥玩呀?」科學家也推著門,堅持非要進去瞧瞧這位萌妹子。

  一番僵持後,科學家贏了,推開大門進入這間廢棄實驗室。

  門邊地上趴著一位楚楚可憐有著貓耳貓尾的小可愛,似乎就是剛才在門內關門的妹子。

  「對不起,這位可愛的萌萌貓妹子,剛才推門太用力,有沒有弄疼妳?」科學家扶起對方,在微弱的光線下,科學家看見對方的面容,內心開始狂喜。『果然是位萌妹子,搭上貓耳貓尾,更是萌上加萌!在阿緹雅拉的初次邂逅真是美好。』

  「先生…不是壞人吧?」對方用無辜的雙眼看著科學家,「我才應該要道歉,剛才從門縫看到先生在門外笑的很詭異,以為先生是壞人,所以才……」

  「沒關係的,我的名字是拉魯圖斯,妳可以叫我拉魯。不知這位萌萌的貓妹子該如何稱呼?」科學家努力收起自己詭異的微笑,用溫柔的表情說話。

  「拉魯先生,人家叫做夏侯凌,可以稱呼人家凌就好。對了,人家不是妹子,人家是男孩子呦!」澄澈的雙眼眨了眨,嘴角帶著微笑。

  「诶!??」聽聞對方是男孩子,拉魯圖斯有種石化不能動的感覺。『看起來明明就是個妹子,怎麼會……』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拉魯先生?拉魯先生?」夏侯凌叫了幾聲,拉魯圖斯才從石化變回來。

  『不,我不能就此放棄,這裡一定還有其他萌妹子……沒錯,這裡連男孩子都這麼萌,妹子一定更不得了!』尋找萌妹子的堅強意志,讓拉魯圖斯復活了。
  「不入廢棄實驗室,焉得萌妹子!」拉魯圖斯高高舉起用力緊握『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的右手,宣示尋找萌妹子的決心。

  「拉魯先生?」雖然拉魯圖斯沒露出詭異的微笑,夏侯凌還是覺得拉魯圖斯很詭異。


  拉魯圖斯與夏侯凌往廢棄實驗室內探索,廢棄實驗室內非常黑暗,兩人僅靠拉魯圖斯帶來的手電筒照明,夏侯凌縮在拉魯圖斯後面微微顫抖,拉魯圖斯雖然也感到有些恐懼,但為了見到萌妹子,這點小小的恐懼不算什麼。

  一路上兩人沒遇到什麼特別恐怖的事物,就這樣來到了一間房間外,夏侯凌突然拉住拉魯圖斯。

  「拉魯先生,請問有聽見什麼嗎?」夏侯凌頭上的貓耳抖了一下。

  「有嗎?我什麼都沒聽到?」

  「我好像聽到這房間裡有人在吃東西的聲音……」夏侯凌小小聲說。

  「誰會在這種地方吃……」話說到一半,拉魯圖斯心想『難道是萌妹子?』,想到這,拉魯圖斯的臉上又露出詭異的笑容。
  「進去看看吧!」

  「咦!?還是別去吶──」

  無視夏侯凌的反對,拉魯圖斯開門進去。在房間的角落,有個背影坐在地上吃東西。『這次應該是個萌妹子!』拉魯圖斯邊想邊靠近。

  拉魯圖斯進到房間內,夏侯凌在後面跟著拉魯圖斯,兩人來到那人背後,當拉魯圖斯正準備搭訕時,那人似乎察覺身後有人而轉過身回頭。

  「啊啊啊啊啊~」
  拉魯圖斯被嚇得大叫,連夏侯凌也被拉魯圖斯的反應嚇到一起跟著尖叫。

  只見那人嘴邊沾著許多紅色,手上也是,亂恐怖一把的。那人看到拉魯圖斯與夏侯凌,鮮紅的嘴角開始微微上昂,「嘿嘿…我看到你們了……」邊說邊從地上站起來。

  聽他這麼說,拉魯圖斯和夏侯凌更是嚇得臉色發白,轉身要逃離房間。

  「你們……」那人看著即將奪門而出的拉魯圖斯和夏侯凌說,「你們要吃蕃茄醬鮪魚三明治嗎?」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什麼?蕃茄醬鮪魚三明治?」
  準備逃跑的兩人停下腳步,定下心鼓起勇氣往回看。那人看起來就只是個普通人,連那些看起來紅紅的東西也只是蕃茄醬罷了。

  「要吃嗎?蕃茄醬鮪魚三明治?也有蛋沙拉起司鮮蔬三明治和起司火腿蛋三明治喔!」看拉魯圖斯和夏侯凌停下,那人又再問一次。

  喜歡吃東西的夏侯凌不知何時,已經從拉魯圖斯身邊來到那人身旁,挑選三明治並吃起來。

  「拉魯先生也來吃吧!很好吃哦!」夏侯凌向拉魯圖斯招手。

  「來吃吧~來吃吧!」那人也向拉魯圖斯招招手。

  由對方的長相及聲音拉魯圖斯知道那絕不是萌妹子,之前遇到的夏侯凌起碼還有貓耳萌點,現在這位蕃茄醬吃得到處都是的傢伙完全不是拉魯圖斯的菜。

  「啊~我為什麼要離開自己的實驗室來到這種鬼地方吃三明治?萌妹子究竟在哪?」

  「嗯?你說萌妹子?」那人聽到拉魯圖斯說萌妹子時,似乎知道些什麼。「這裡的確有萌妹子呦!」

  聽到『萌妹子』三個字,拉魯圖斯整個精神又來了。「對吧,這裡真的有萌妹子!這份從跳蚤市場的阿三那買來的『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不是騙人的!」

  「你手上那份『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是真的,聽说三百年前擁有這個實驗室的博士的孩子是個萌妹子,可惜紅顏薄命,年紀輕輕得到怪病死了。」

  「然後呢?」

  「然後這裡就變成鬼屋了。」

  「就這樣?沒有其他萌妹子了?」

  「在那之後進來的人都沒再出去過,所以應該是沒有其他萌妹子了吧!」

  「哈,騙我的吧!」

  「不是騙你的喔,因為我買了這個──」那人拿出『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說明書』,「這裡面有說明各個死去萌妹子的故事,跟你那份地圖是同一個地方買來的。」

  「可惡,幹麻把說明書買走!」拉魯圖斯再仔細想想對方好像是說『死去萌妹子的故事』,「等等,你是說這上面寫的萌妹子都已經死了?」

  「沒錯,標題不就有寫『極樂』嗎?西方極樂世界,當然是死的啊!」

  「可惡的阿三!!」拉魯圖斯氣歸氣,但片刻又立即露出詭異的笑容,「哼哼哼…好在我還買了這個──」拉魯圖斯不知打哪拿出一只相機,「這相機不止能拍一般人物,也能拍攝靈體,就算萌妹子是鬼,我也能拍下來,哈哈哈……」

  當兩人還聊萌妹子時,夏侯凌一人已經把三明治全吃光。
  「對了,還沒請教先生大名?」夏侯凌把三明治吃光後,想起忘了問對方該如何稱呼。

  「我嗎?我叫菲尼克斯。」

  「菲尼克斯先生,非常感謝你的三明治,我叫夏侯凌,可以稱呼我凌。」

  「我是拉魯圖斯。」拉魯圖斯看了看夏侯凌和菲尼克斯,「你們可以先把沾到的蕃茄醬擦掉嗎?沾著蕃茄醬在這種地方逛不覺得恐怖?要是嚇跑萌鬼妹子怎麼辦?」


  一行人準備就緒,開始探索這間廢棄實驗室。拉魯圖斯拿著手電筒走最前面,後面跟著夏侯凌,菲尼克斯走在最後。

  「哎~這裡外表看起來只有兩層樓高,地下卻有這麼多層,走到腳痠吶。」拉魯圖斯平時都宅在自己的實驗室裡玩美少女遊戲跟糟糕遊戲,一次走這麼多路,尤其又有這麼多樓梯,真會走到鐵腿。

  「現在才到地下五層而已,還有十三層要逛,拉魯先生加油。」夏侯凌看著一路撿到的文件說明。

  「你們當是來逛百貨公司嗎?百貨公司好歹也有電梯手扶梯可以搭,這裡都是樓梯,電梯什麼的都動不了。」拉魯圖斯很不滿這樣的設計,「還有,這實驗室裡的人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紙條日記文件都隨處擺放?到處收集這些也很累耶!」

  「很多科學家都這樣東西隨便放啊!」菲尼克斯覺得這樣沒什麼。

  「……好像也是。」拉魯圖斯想到自己的房間也是亂七八糟。

  「等一下!!」菲尼克斯停下腳步,「好像有什麼拉住我的右腳褲管?」

  「啊啊啊……菲尼克斯先生不要嚇人家啦~」夏侯凌非常害怕。

  「萌鬼妹子出現了嗎?」拉魯圖斯手上已經拿好相機。

  菲尼克斯低頭仔細看了一下,「原來是被鐵線勾到,哈哈。」

  「呼──」夏侯凌鬆了一口氣。

  「什麼?不是萌鬼妹子?」拉魯圖斯有些失望。

  繼續走沒多久,這次換夏侯凌停下來,有些生氣的對後面的菲尼克斯說,「菲尼克斯先生,可以不要一直碰人家的尾巴嗎?」

  「我沒有碰你的尾巴喔!」
  菲尼克斯因為剛剛停下來花點時間處理勾到褲管的鐵線,因此和夏侯凌之間隔了一段距離,不可能碰到夏侯凌的尾巴。

  「如果不是菲尼克斯先生,難道是……」夏侯凌既害怕又緊張,根本不敢看自己的尾巴。

  「啊,我看到了,你的尾巴……」菲尼克斯指著夏侯凌的尾巴。

  「什麼什麼?萌鬼妹子來了嗎?」拉魯圖斯興奮地拿著相機。

  「纏到電線了。」菲尼克斯平靜地說。

  「呼──」夏侯凌又鬆了一口氣。

  「搞什麼,萌鬼妹子到底在哪?」拉魯圖斯感到沮喪。

  三人繼續探險,拉魯圖斯突然感到右腳好像有被手抓住的感覺,腳步變得沉重。
  『這種感覺…應該不是鐵線電線那些雜物……一定是萌鬼妹子來找我了!』

  「拉魯先生,你的腳那有隻手……」走在拉魯圖斯後面的夏侯凌注意到拉魯圖斯腳上的手。

  聽到夏侯凌這麼說,拉魯圖斯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這一定是萌鬼妹子!』
  拉魯圖斯立刻準備好相機瞄準腳邊,果真看到一隻手握著自己的腳,再看仔細點,那是隻腐爛的手,而且只有手…爛爛的手……

  「哇啊啊啊啊~~」拉魯圖斯瘋狂大叫,腳胡亂踢,終於把腐爛的手踢開甩得遠遠的。

  「拉魯先生剛剛走路的時候,腳卡到地上屍體的手,還把手從屍體上扯下來……」夏侯凌解說腐爛的手是如何到拉魯圖斯腳上。

  「別說了,好噁心!」拉魯圖斯不想聽這些過程。

  「那具屍體真衰,就這樣被分屍了。」菲尼克斯替屍體感到惋惜。

  「閉嘴──」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拉魯圖斯一行三人終於來到地下十層,這裡不再黑暗,而是透著淡淡的藍光,但也不到能完全看清環境的亮度。

  「這裡有光?是有電的意思嗎?」拉魯圖斯隨手亂按幾下手邊摸的到開關,似乎沒什麼作用。

  「這些光可能不是電,而是靈的轉移。」菲尼克斯說。

  「靈的轉移?什麼鬼?」拉魯圖斯完全不瞭菲尼克斯說什麼。

  「我想應該是電,因為拉魯先生按完開闢後,人家好像開始聽到左邊有奇怪的聲音,像機械在喀喀轉動。」夏侯凌晃了晃貓耳。

  話才說完,遠處就傳來低沉的隆隆聲,並朝拉魯圖斯一行人靠近。

  「小心──」

  數顆巨大鐵球彈跳式的滾過來,鐵球與鐵球彼此互相碰撞後開始亂彈,場面陷入混亂。

  「哇啊啊錒……」夏侯凌邊躲邊叫,不過實在是太混亂,躲過一顆,另一顆巨大鐵球接著又來,根本來不及躲。就在夏侯凌將被巨大鐵球砸中時,巨大鐵球在空中停了下來。

  「快閃開!」
  拉魯圖斯用自身發出的電所產生的磁力制住那顆即將砸到夏侯凌的巨大鐵球,讓夏侯凌有時間躲開。
  「我的電力無法應付這麼多鐵球,快開門出去!」

  「門打不開──」菲尼克斯站在門邊怎麼也開不了門。
  「快來這,從下面的通風口離開。」夏侯凌發現牆邊有個通風口。

  三人趕緊鑽進通風口,在通風口裡爬了好一陣子,終於找到出口出來。

  「在通風管裡撿到四角曲軸棒就算了,有可能是維修工掉的。但連密碼字條和ID卡都能撿到,這裡的研究員真的比我還愛亂放東西。」拉魯圖斯面對這趟通風管之旅的收獲說。


  拉魯圖斯一行人繼續朝下面樓層搜索,三人來到一個看起來還蠻舒適的小房間,不像實驗室,倒像是個休息室。裡面除了一般的桌椅,還有沙發、床、衣櫃、檯燈……就連牆壁都貼有壁紙。

  「好累~」難得看到有床,走累的拉魯圖斯癱在床上休息。

  「拉魯先生沒事吧?」夏侯凌站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拉魯圖斯。

  「沒事,只是先休息養精蓄銳一番。」拉魯圖斯閉著雙眼說。

  「這種地方會不會有陷阱呢?例如這個衣櫃,說不定有僵屍躲在裡面。」菲尼克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拳把衣櫃的木門打破一個洞。

  夏侯凌看傻了眼,拉魯圖斯也被嚇到從床上坐起來。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咦?沒有嗎?」菲尼克斯把拳頭從衣櫃裡收回,看來剛剛並沒有打到僵屍之類的。

  「菲尼克斯先生,不要亂嚇人家啦!」夏侯凌拍著胸口安撫。

  「要是打到萌鬼妹子怎麼辦?」拉魯圖斯心中掛念的還是萌鬼妹子。

  被菲尼克斯這樣一鬧,拉魯圖斯也沒閒情休息了,於是大家又繼續前進。

  當三人都離開這間小房間後,衣櫃的門才緩緩打開,默默爬出一隻嚇到連下巴都掉下來的僵屍,『幸好因為在衣櫃裡站太久腳痠蹲下去,不然就要像這衣櫃的門一樣被打爆了。』


  接下來的路上不時出現陷阱與恐怖的怪物,本身對怪物無懼的菲尼克斯一路打到底;而對恐怖的怪物有所懼怕的拉魯圖斯,因為看太多怪物被菲尼克斯海扁,漸漸也對怪物的恐怖無感;至於夏侯凌,心中雖然覺得怪物很可怕,卻也覺得怪物很可憐。

  「拜託這扇門打開後給我來個萌妹子怪,求你了。」拉魯圖斯先祈求完,才將門打開。

  「吼嗚~」恐怖的怪物隨即從門裡張牙舞爪衝出來。

  「可惡,又是那些醜陋的怪物!」拉魯圖斯邊與怪物戰鬥邊抱怨,「淨出些醜陋的怪物,難道就沒有長得比較萌的怪物妹子嗎?」

  「要是真的出現很萌的怪物妹子你捨得打嗎?」菲尼克斯問。

  「至少可以先拍個照再打嘛!」拉魯圖斯順手解決掉第十五層最後一隻怪,「這層怪清空了都沒遇到萌怪妹子,希望下層會有。」

  「怪物先生,再見。」
  離開前,夏侯凌不忘對被打得慘不忍睹倒在地上的怪物告別。

  拉魯圖斯一行三人為了找尋萌妹子,每個樓層每間房間都不放過,可惜出現的怪沒半隻是萌的。

  「這第十八層是最後一層了吧,我已經受夠那些噁心怪物,快給我萌妹子啊!」拉魯圖斯需要萌妹子的養眼畫面淨化腦中醜陋怪物的景象。

  「這道門設有重重關卡,你要的萌妹子應該就在裡頭。」菲尼克斯打量著眼前堅固的門。

  夏侯凌望著門上的字說,「門上寫『來者啊,快將一切希望屏棄!』這句話會不會是要拉魯先生放棄邂逅萌妹子的希望?」

  「愈是要我放棄,愈不能放棄~」要拉魯圖斯放放棄萌妹子是不可能的,「都到最後了,當然要繼續拼下去。」

  「拉魯先生真棒!」

  「那當然,哼哼哼……」

  「好,我們現在來開這扇門。」

  根據沿路撿來的文件,門鎖的謎題一道道被破解,剩最後一道。

  「奇怪,資料上寫,這裡應該有一個轉輪,轉了門就能開,可是怎麼沒看見轉輪?」夏侯凌邊看資料上的說明邊對照著門看。

  「中間這個六角形的東西,應該就是卡轉輪的吧!」拉魯圖斯指著門中間小小的六角形。

  「會不會是故意拆掉,讓別人開不了門?」

  「不然拿四角曲軸棒來轉看看?」菲尼克斯拿在通風管裡撿到的四角曲軸棒試,「沒辦法,四角和六角的不合,卡不上去。」

  「四角曲軸棒……說不定我能讓它變成六角的!」說罷,夏侯凌接過四角曲軸棒,使用讓想像的事情實現的特殊能力,將四角曲軸棒變六角曲軸棒。

  「這樣就能轉開門了。」


  進入這扇房門放眼望去,三座牆面上是一個個冒著青藍色光芒的格子,三面格子牆上的青藍色光芒匯集照向中央的大型機械,看得出大型機械內有一個男人,正虎視眈眈盯著這群入侵者。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艾力克斯博士?你是『阿緹雅拉萌妹子極樂地圖說明書』裡寫的艾力克斯博士?」拉魯圖斯問。

  「沒有錯,想不到竟然有人能進到這裡……」機械內的男人發出低沉的聲音,  「既然你們來到這兒,就絕不能讓你們出去。」

  機械開始對三人掃射雷射光,拉魯圖斯邊閃避雷射光邊來到機器旁,直接將自身的電力灌注到機器內,使機器因電力過載而燒壞。

  夏侯凌趁機扳下開關,打開牆上一個個格子,隨著格子被打開,裡面青藍色光芒也飄出來,展現出人的形態,在房裡到處飄盪。
  「這些…是死去那些人的靈魂啊!」

  因為靈魂已被釋放,倚靠靈魂之力支撐的艾力克斯博士亦逐漸衰弱,整棟實驗室也開始崩壞。

  「不~你們做了什麼好事?」艾力克斯博士忿怒大吼。

  「嘿,看我找到什麼好東西。」菲尼克斯手上拿著一隻像大槍又不是槍的東西,「這是靈魂吸取儀,那些被放出來的靈魂之前就是被這個東西吸取的。」

  「快給我放下──」艾力克斯博士大叫。

  菲尼克斯拿靈魂吸取儀對準艾力克斯博士,「失去那些靈魂的支撐,你也不過是個三百年前的死人,就讓靈魂吸取儀將你的靈魂吸走,結束這一切吧!」語畢,菲尼克斯按下按鈕。

  「不──」

  艾力克斯博士一陣大呼驚叫後,發現並沒有什麼變化產生。

  「诶?沒電嗎?」菲尼克斯檢查手中的靈魂吸取儀。

  「哈哈哈哈…想對付我,沒那麼容易。」

  「缺電嗎?我有。」拉魯圖斯碰觸著靈魂吸取儀,本來因沒電不能用的靈魂吸取儀有電能用了。

  「什麼?」艾力克斯博士看到這次靈魂吸取儀確實運轉起來,感到不妙。

  「請住手──」有一個纖細的聲音傳來。

  循聲望去,是一個有點透明的萌妹子靈魂。

  「拜託你們,請不要對我爸爸出手。」萌妹子靈魂哀求著,「爸爸他只是想保留住三百年前的一切罷了,爸爸並不是個壞人……」

  「祥子……」看到孩子的靈魂,艾力克斯博士的臉從猙獰回復平和。

  「請不要將我爸爸的靈魂吸去關起來,待在這種地方,是很孤單寂寞的……」萌妹子靈魂空靈的雙眼,楚楚可憐的神情,深深打動拉魯圖斯。

  拉魯圖斯突然放開靈魂吸取儀,「唉~今晚用太多電了,現在剛好沒電可用啦~」

  「你……」菲尼克斯看也知道拉魯圖斯是怎麼回事。

  「謝謝你。」萌妹子靈魂來到拉魯圖斯身邊輕輕吻了一下臉頰。

  「菲尼克斯先生,算了吧!」夏侯凌對菲尼克斯說,「當年艾力克斯博士來不及收集最後一個靈魂,孩子就死了,於是艾力克斯博士才讓孩子的靈魂成為最後一個收集,完成這個儀式實驗,讓自己不死,可以永遠守護這裡。」

  「多活的這三百年來得到什麼?他的快樂早在三百年前就結束了不是?」菲尼克斯並不認為這有什麼好同情的。

  萌妹子靈魂飄到艾力克斯博士旁,「爸爸,別再留戀這了,我們一起離開吧!」

  「祥子…我的祥子……」艾力克斯博士流著淚擁抱祥子的靈魂,之後艾力克斯博士的靈魂也脫離肉體,與祥子的靈魂一同隨著其他靈魂往上飄至消失。


  「這裡好像快要塌了,快離開這裡。」
  夏侯凌的叫聲把拉魯圖斯從沉浸於萌妹子靈魂之吻的美好裡喚回。

  「等等,這裡是地下十八層耶!」想著還要爬十八層樓階梯上去拉魯圖斯就無力。

  突然,天花板破一個大洞,那不是普通的大洞,而是從頂樓一直線破下來的洞,從大洞可以看到空中有台直昇機。

  「菲尼克斯!」直昇機上的人對著下面喊。

  菲尼克斯聽到熟悉的聲音,「是水都都長!」

  原來是幻夢3000等不到菲尼克斯,過去請水都都長凡爾赫辛來幫忙找菲尼克斯。
  凡爾赫辛從空中放繩梯下去,搶在實驗室倒塌前將三人救出。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平安歸來,坐在直昇機上,看著下面的廢棄實驗室坍塌,拉魯圖斯總覺得不知為何有種失落感,終於拉魯圖斯想起了──

  「啊~忘記和萌妹子靈魂拍照啦~~」

君影 時雨
< 繪圖︰君影 時雨 >





曉光之歌
【曉光之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